你也能当名侦探:像福尔摩斯一样思考

所属栏目:W生活史 2020-06-17 23:56:14 来源于:http://www.122sbet.com

译者|汪芃

  名侦探夏洛克.福尔摩斯(Sherlock Holmes)的系列小说是亚瑟.柯南.道尔(Arthur Conan Doyle)的作品,自一八八七年问世以来就不断再版,而且不只有书,就连改编的电影、影集、电玩,或是福尔摩斯的帽子、烟斗、T恤、日曆等商品都应有尽有,甚至还能看到探讨福尔摩斯办案手法的非小说类着作。

  最近这种非小说类专书又多了两部,而其中一部十分特别,是一本福尔摩斯自助书籍──玛莉亚.柯尼克瓦(Maria Konnikova)所写的《你也能当名侦探:像福尔摩斯一样思考》(暂译,原书名Mastermind: How to Think Like Sherlock Holmes)。读完后,你或许不会像出版社所宣称的成为大侦探,但确实能学习「观而后察」,也就是福尔摩斯思考法的重点。这位名侦探在短篇故事〈红榉庄奇案〉(The Adventure of the Copper Beeches)中说过,他的办案重点是「推演和逻辑综合能力,此乃吾人专攻领域」。

你也能当名侦探:像福尔摩斯一样思考

  如果说推理和逻辑综合不容易,那学习如何静心观察可就更难了。本书作者柯尼克瓦女士是一位纽约的科学作者,在本书中,她解释了「华生系统」(亦即相信自己所见所闻的自然倾向)和「福尔摩斯系统」的差异,而本书宗旨正是让你学会福尔摩斯的思考系统。

  首先第一步就是质疑一切。柯尼克瓦引述心理学者丹尼尔.吉伯特(Daniel Gilbert)的观点,指出人脑处理资讯的首要条件就是暂时先相信,好比当你听到「粉红象」这个词时,脑中会暂时出现一只粉红色大象的模样,接着才会「努力驳斥」这件事。

  当然,比粉红大象複杂的事辨别起来也就更难,例如想想「美国缅因州没有毒蛇」这个说法吧,听起来满可信,多数人听到也就信了(而且这的确是事实)。柯尼克瓦解释,这种倾向还会受到一种心理学者称为对应偏误(correspondence bias)的现象进一步强化;所谓对应偏误又称归因误差,指的是我们经常假设一个人说了什幺就代表他心里确实这幺想。

  柯尼克瓦写道:「福尔摩斯的窍门就是把所有念头、经验和感知都当成『粉红大象』,换言之,要以适当的怀疑主义过滤每一件事,而非顺应直觉相信一切。」因此我们必须留心,也就是时时用心,「随时觉察留意,这才是真正积极观察世界的方法」,如果我们想学习福尔摩斯思考,「就该打从心里设法模仿他的思维方式」,并且不断练习。

  另外,我们也得学着不理会多余的资讯。好比忠实读者都知道,福尔摩斯曾自曝对太阳系一无所知,他在中篇小说〈血字的研究〉(A Study in Scarlet)里说过:「太阳系干我鸟事?我认为人的脑袋一开始就像个小小的空阁楼,放进去的家俱你得挑过。」高明的人「会小心挑选放进大脑阁楼里的东西,只拣有助完成任务的工具」。

  当然,虽然福尔摩斯的脑袋阁楼没有太阳系的知识,但里头的工具可是多不胜数,举个例子,他初次见到约翰.华生(John H. Watson)医师时,便翻了翻脑中的社会、政治和地理学「库存」,然后宣布:「依我观察,你去过阿富汗。」华生讶异不已,两人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搭档。

  福尔摩斯教我们的另一门课是持续自我教育的重要。曾有一回,华生问福尔摩斯为何继续研究一桩看似已经侦破的案件,大侦探回答:「这就是『为艺术而艺术』,我想你行医的时候,也会在没想着钱的情况下思考病例吧?」华生答道:「那是因为我想教育自己。」福尔摩斯回答:「正是如此,教育永无止尽。」

  这种价值观已经获得二十一世纪的先进科技证实。有科学家针对学习杂耍和新语言的老年人进行顺序扫描,结果发现他们脑中相对应部位的灰质会增加。此外柯尼克瓦也指出,只要善加应用和练习,「甚至连老年人已经­­­­­­出现的认知退化症状都能逆转」。(上句的加强语气是柯尼克瓦自己加的,她说『因为这实在太令人兴奋』。)

  另一本新书《科学福尔摩斯》(暂译,原书名The Scientific Sherlock Holmes)则是詹姆斯.欧布莱恩(James O’Brien)的作品,是严肃的学术讨论,没那幺活泼,而且大量使用缩写,好比将〈血字的研究〉(A Study in Scarlet)简称为「STUD」、爱伦坡(Edgar Allan Poe)的《莫格街杀人事件》(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)简称为「RUEM」、福尔摩斯短篇小说〈斑点带子〉(The Speckled Band)缩写为「SPEC」等等。

  欧布莱恩博士是密苏里州立大学的化学系荣誉教授,他曾写过一篇论文探讨福尔摩斯的化学家身分,而想当然耳,本书中阐述详细且饶富趣味的一章就依据这篇论文改写而成。但这本书的补充内容太多──作者收了太多传记、故事情节,以及类似前述「阿富汗」趣事的知名片段,对科学部份却着墨有限。

  好比书中有个段落讨论到脚印,作者指出在「SIGN」(The Sign of Four)这篇故事中,有些迷你脚印大家以为是小孩子的,只有福尔摩斯看出那是俾格米矮人的脚印,但作者却没解释俾格米矮人和儿童的脚印究竟有何差异。作者谈论「BERY」(The Adventure of the Beryl Coronet)这篇故事也有类似状况。

  如果想用深入浅出的方式了解福尔摩斯故事中的化学、辩论方法、病理学和毒理学知识,魏格纳(E. J. Wagner)在二○○七年出版的《福尔摩斯科学》(暂译,原书名The Science of Sherlock Holmes)能让你得偿所愿。本书作者和柯尼克瓦一样,以趣味手法结合福式作风和现代神经科学,如果你跟我很像,那读完这本书后,一定会想捧出历久不衰的福尔摩斯全集再读一次。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你也能当名侦探:像福尔摩斯一样思考》 Mastermind: How to Think Like Sherlock Holmes

作者:玛莉亚.柯尼克瓦(Maria Konnikova)

出版:Viking

年份:2013

相关文章
申博太阳城_amg奔驰|集生活资讯网站|提供快速贴心信息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银河yh4网址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太阳2选择75775